刘易斯·芒福德

来自鸿蒙百科
跳转至: 导航搜索
刘易斯·芒福德
刘易斯·芒福德 像
基本资料
性别 不详
别名 不详
英文名 不详
职业 哲学家
国籍 不详
民族 不详
出生日期 不详
出生地 不详
毕业院校 不详
学术资料
研究领域 不详
导师 不详
学生 不详
机构 不详
作品
不详
荣誉
不详

学者简介

刘易斯·芒福德 播报 编辑 讨论 上传视频 美国社会哲学家

一分钟带你了解刘易斯·芒福德 00:42

收藏70 14 美国社会哲学家。写过很多建筑和城市规划方面的著作。极力主张科技社会同个人发展及地区文化上的企望必须协调一致。1943年受封为英帝国爵士,获英帝国勋章。1964年获美国自由勋章。主要作品有《枝条与石头》(1924)、《科技与文明》(1934)、《生存的价值》(1946)等。1961年出版的《历史名城》一书获国家出版奖。 目录 1 个人简介 2 哲学思想 个人简介编辑 播报 《时代周刊》封面上的刘易斯·芒福德 《时代周刊》封面上的刘易斯·芒福德 刘易斯·芒福德(Lewis Mumford,1895—1990年),美国著名城市规划理论家、历史学家。1895年生于美国纽约州长岛符拉兴镇。1912~1917年就学于纽约市立学院,1914年开始接受著名生物学家、教育家、城市与区域规划科学的先驱之一帕特里克·格迪斯的启蒙影响。对纽约与其周围区域从社会学、生态学角度进行了系统的深入的研究,其规划思想为其后20世纪30年代的田纳西流域规划与建立绿带城奠定了理论基础。1915~1916年就读于纽约州哥伦比亚大学,但均未获取任何学位。1923年芒福德成为美国区域规划协会的基本会员。1925年任美国社会研究新学院讲师,1930年发表一篇短文:“The Drama of the Machines”,开始涉足技术哲学,并由此成为哥伦比亚大学的讲师,讲授“机器时代”这样一门新课程,接着他又去欧洲的技术博物馆和图书馆从事彻底的研究旅行,于1934年完成其成名作《技术与文明》(technics and civilization),并很快成为技术史和技术哲学的名著。他强调城市规划的主导思想应重视各种人文因素,从而促使欧洲的城市设计重新确定方向。第二次世界大战前后,他的著作被波兰、荷兰、希腊等国家一些组织当作教材,培养了新一代的规划师。芒福德曾被许多英语国家的重要建筑和城市规划机构聘为荣誉成员。1951-1959年,芒福德任宾夕法尼亚大学城市规划教授;1959-1961年任研究教授;1961-1964年先后在加利福尼亚大学和威斯雷因大学任研究教授。芒福德的贡献和影响远远超出城市研究和城市规划的领域,而深入到哲学、历史、社会、文化等诸多方面。他曾十余次获得重要的研究奖和学术创作奖,其中包括1961年获英国皇家建筑学金奖,1971年获莱昂纳多·芬奇奖章和1972年获美国国家文学奖章。 他的名作还有很多,有1961年出版的《城市发展史:起源、演变与前景》等。其突出贡献在于揭示城市发展与文明进步、文化更新换代的联系规律。学术上的影响已深入到哲学、历史、社会、文化诸领域。20世纪五六十年代他曾在美国宾州大学加州大学等校任教。他一生中曾获得十余次重要研究奖和学术创作奖。1990年芒福德逝世于纽约,终年95岁。 黄欣荣博士指出,据伊丽莎白·迪瓦恩等编的《20世纪思想家辞典》所列,芒福德出版专著41部,其他文集10部。芒福德的著作涉及建筑、历史、政治、法律、社会学、人类学、文学批评等。他既是一位城市规划学家、哲学家、历史学家、社会学家和文学批评家,又是一位著名的技术史和技术哲学家。 芒福德涉及技术史和技术哲学的论文和著作数量繁多,其中影响最大的有四部,除《技术与文明》外,还有《艺术与技术》(1952),两卷本《机器的神话》:《技术与人类发展》(1967)、《权力五角形》(1970)。 哲学思想编辑 播报 芒福德相信人类与其他动物之不同,最初源于语言(符号)而不是工具(技术)的运用.他证明了在早期原始社会的人们就已经自然的共享信息和思想了,并且随着其日益成熟和复杂而明显的成为社会的基础。他希望在人类走向未来时信息能够积累和延续。 芒福德是人文主义技术哲学的开山鼻祖。他对技术所作的全面的哲学反思,起步早、历时长、著作丰富、观点新颖,这些都是许多其他技术哲学家难以企及的。当代美国技术哲学家卡尔·米切姆将芒福德列为当代人文主义技术哲学四位代表人物之首,并对其技术哲学思想作了比较系统的评述。 这里主要介绍他的技术分期思想。芒福德是从研究技术史开始走上技术哲学研究道路的。他的名著《技术与文明》除讨论技术哲学的问题外,更多的篇幅是讨论技术史的有关内容,并由此赢得了文化史家和技术史家的名声。他把技术发展史划分为三个“互相重叠和渗透的阶段”,即:始技术时代(The Eotechnic Phase,1000—1750年),古技术时代(The Paleotechnic Phase,1750—1900年)和新技术时代(The Neotechnic Phase,1900年至今)。 芒福德认为,现代技术发展的起点是在1000年前开始的。他认为,对于历史地形成的巨大的“技术复合体”(The Technological Complex)的划分,是发展分期的标准,而这种技术复合体的基础是社会所利用的这种或那种类型的能源和原材料。照芒福德的说法,使用某种类型的能源和材料,也就确定某个历史分期的特点,它也就渗透和决定整个社会文化的全部结构,显示了人的可能性和社会的目标。他认为始技术时代是水和木材的复合体,古技术时代是煤和铁的复合体,新技术时代是电与合金的复合体。 西欧发展的早期阶段和漫长的始技术时代(1000~1750年),依靠水和木材的技术综合。在这里,水和风力是动力的基础,而木材是主要的工业材料。对于这一时期的开端来说,其特征是收集过去文化的残余(首先是古希腊、罗马、阿拉伯以及其他地区的文化)加快技术发展的步伐。始技术时代的顶峰是17世纪——在数学的基础上产生了实验科学的时代。自然,始技术发展阶段在各地一直延续到18世纪中叶。如果说始技术文明在意大利到16纪才繁荣昌盛。那么,美国只是到19世纪中叶才达到这种程度。在始技术文明范围内,各个时期的相互更迭是一种文化的表现。煤与铁的综合和采矿工业,是随后的古技术时代的动力基础。这个时期从18世纪下半叶开始,包括资本主义工业化和工业革命时期,芒福德刻意把这个时期称之为“煤的文明”。从时间上看.这个时代与资本主义生产方式的迅猛发展相符合,与资产阶级工业化破坏性特点的表现相符合。在芒福德看来,虽然19世纪下半叶之初,随着这个时代的伟大发明,宣布了作为“新技术”文明的新的标准和形式的诞生,而“煤的资本主义”的比重,则随着资本主义的破坏性趋势,对周围人们的剥削,工业方法的非人道性和精神的匮乏,在现代世界上仍然很大。 新技术时代和它的全部文化,在依靠新的动力类型和使用电力及舍金的同时,为人们开辟了崭新的前所未有的远景。在新技术时代,人们的利益在技术进步方针中重新得到了确立,将是与过去始技术时代的有机的(人和自然的)原则和平地“再结合”,因为技术发展本身忽略了巨大的规模和极强大的过剩生产率,回到纯粹人能达到的极限。 在这种历史过程中,如果根据芒福德描绘的图景来判断,早期的始技术时代,在社会生产力很不发达的情况下,还是有着相当高的特殊的地位。这个时代在罗马帝国没落而经历长期荒芜之后,由于风力和水力,在意大利的土地上奠定了新的文明基础,在赛纳河、多瑙河两岸和波罗的海沿岸,建立了新的文化发源她。自由的能源有着巨大的优越性:谁也不能垄断水和风。磨坊建立以后,它不增加生产费用。它不要求照料,不会遭到破坏:它的工作旨在使土地肥沃,便利于农业。芒福德指出,在这样的条件下真正的知识分子能够成长,伟大的艺术和科学作品以及民用工程得以创立。对所有这些,社会已不需要奴隶式的劳动。如果计量的不是功率,而是劳动生产率,那么在芒福德看来,始技术文明可以与技术文明的后来阶段相比。 芒福德认为,18世纪末,科学技术方面的主要发现已完成,技术发展开始进入古技术时代。在工艺方面,芒福德把工业资本主义阶段表现为煤的资本主义、矿山文明;而在社会方面,他则把工业资本主义表现为野蛮的新纪元。这完全脱离了以往的生活方式,脱离了欧洲的文化。芒福德把英国这个第一个从手工工场转向大机器工厂生产并在确立人们相互关系时有着令人不能容忍的非人道范例的老牌资本主义国家,称为“处于领袖地位的落后者”。他指出,英国比其他国家更易于踏上这条道路:对始技术时代的进步,英国几乎没有做出什么贡献。 总的来说,16世纪采矿工业的萌芽,已经作为起源的和“象征性的”关系而与资本主义的形成结合在一起。在芒福德看来,矿山是资本主义工业化的最初形式:无机的环境,非人的场景,地下物质的不定形性。矿务和矿工劳动的艰辛,是形成资本主义“文明”的非人道的最典型的形式。矿井周围只有TNT的爆炸、悲惨、压抑和疲惫不堪,在这里真正有某种死气沉沉的不祥之兆的东西。这是芒福德对技术带来的不良后果的严正批判,也是他的技术悲观主义的写照。